宠物美容开户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宠物美容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美容 > 宠物百科 > 正文
【原创】 长篇小说 《赎罪》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06-11 15:46  点击:160

【原创】 长篇小说 《赎罪》

  刘绪昌念及蒋忠全喜欢吃的几个菜,就吩咐馆子的小二们提前准备好只要到了直接上菜,刘绪昌提前准备了一瓶二锅头,准备跟他喝上几盅,因为他知道蒋忠全这个人喜欢喝绵柔的酒,二锅头入口又不干裂,几杯下去不会那么就快醉了。   “我知道你这个人爱喝酒,原来在上海滩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常常会去杏花楼点最爱吃的腌笃鲜,石库门的老酒也要来上一瓶,你女儿下个月就要毕业了,不用你说我就知道你想让我帮你女儿办留校任教的手续,只不过我不知道婷婷这孩子到底是啥想法,因为我觉得她有些爱慕贾宝玉走火入魔了。 ”  蒋忠全听了听,也大概晓得他说的是啥意思,不过做父亲的自己都拿不定女儿的心思,叫他这样一说这个刘绪昌还对自己女儿了解的一清二楚。   他拿起酒杯,倒了三两二锅头,一口闷下去,大言不惭地说道:“不过就是儿女的终身大事和未来的出路吗,用的着把话说得这么死,我这次来主要是跟你叙叙旧。

”  刘绪昌早猜到了这个只是借口,要是说他女儿的事情,也不必要他去费心,于是刘绪昌说道:  “你家淑蓉还好吧,其实我挺喜欢她的,没想到她的芳心给了你,真是有点后悔。 ”  “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知道老刘你这个人就是爱搞这些事情,你说说都快古稀之年了,一个老人还玩现在小年轻的潮流把式,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嘛?”  “看你这个人,给你开玩笑都当成正事,你也说了女儿马上要毕业了,肯定要问问她的出路怎么样,不过,你家姑娘我觉得会很傲,你跟她说她不一定能听进去你的话,总之自有打算吧。

”  “你咋知道我家姑娘会是这个境地,要是我不同意呢,她还得了无法无天了去。 ”  “我看是够呛,因为这姑娘当我助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姑娘很不一般,往往自己的事情都要仰仗于父母的跑腿,而这姑娘直接说‘我看上你了非嫁你不娶’,现在的女孩子有那么开放吗?这么早就结婚早点生娃?”  蒋忠全没有回话,刘绪昌一边说他一边在想这姑娘来北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还真是如她妈所造化,梁淑荣现在在家可作威作福了,一次梁淑荣公派去美国考察观察到了当时的美国大学有“性科学”这门学问,只是苦于国内对于这方面的道德伦理限制目前还未能在国内开展这门学问,不过梁淑荣就发了疯一般,每天在家造衣也不穿,天天上身带着胸罩光肌娘。 像是天天在诱惑蒋忠全,蒋忠全在书房的时候她就坐在傍边,想让他摸摸她,这把蒋忠全害得天天晚上睡不着,天天让他摸梁淑荣的私处,摸完光膀子靠着他这婆娘才能睡着,蒋忠全把这个给刘绪昌讲了讲,笑着说道“看来老女人的魅力依然不减,人家这是为了让你更年期不再发作你害怕啥,害怕她再给你生个儿子或女儿你出丑了,好好珍惜这段相守到老的爱情吧,你女儿跟她妈有这样相同的特质。

”  “要说老蒋啊,我家婆娘天天催我离开北大,每次的理由就是嫌北京春天经常刮沙尘暴,说是要去天府之国四川待着,我这就不愿意了,来北大任教那是你给我说的,到现在又嫌这嫌那的,如果一旦家搬到成都就很难再迁回来,毕竟我家婆娘这种情况,家属吗,还是有些让人受不了的。 ”  “我真羡慕你和你婆娘两口子的日子,没事搞搞小情趣,女儿的事情就随她所愿吧,我家儿子现在还不是去了法国留学,我啥时候管过呢?”  蒋忠全听了听这老孩子的口风,俨然自己被梁淑荣所屈辱还是好的事情,他没有回话,又在想这老小子在搞什么鬼,别是想要同在川大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每天见到刘绪昌就感觉是喝了三勒浆一番,尽管这个才敢刚出也不能这样子吧,“喝酒喝酒,我刚才喝了你现在还没喝,你这是耍赖皮。 ”  “你是看不起我阿老蒋,天天性福生活这么旺盛我是羡慕啊,要说我还指望这婆娘给我再生个女儿,我死了也就无憾了。 ”  “喝个酒还这么多话,你婆娘40多岁还是能生的,不过我跟我媳妇说下华西医院她有认识的妇产科大夫,技术非常好,你看看是啥意思?”  “我婆娘,先把这个风沙的问题解决了吧,每次回家我都有些无言已对。 你给我出个主意看看咋应付,不过总之家管妻严,我这都快退休的人一天天还在想这种事情,真是作孽。 ”  “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就纳闷毕业那会你是咋样去到的北京?”  “你说是解放之前?那就说来话长了,本来我是在东华大学中文系任教的,52年院校调整后我们系整体并到了北京大学第一分校(就是现在的首都师范大学),文革时候按照毛指示到陕西汉中为当地的北大分校而操劳着,你也可知那会能有什么样的好大学能有什么样的好专业?好多人觉得能有工农兵大学上就不错了,文革结束后当时学校跟高教部的安排了下人员的去留,好多工科的教授被留在当地(只因为当地革委会的请求,毕竟汉中是个靠三线建设发展起来的小城市),我呢打了个报告人家直接把我安排到北大中文系,刚好缺个教授教红学的,你也知道83年我开始在我们系带这个方向的研究生,能顺利毕业的不足%,我那几个学生吧脑子染成浆糊,到现在为止贾宝玉生平这块都没搞懂,我们系主任有的时候也会打趣的给我说:‘老刘,你这门学问是不是太深奥了,咋带的学生都没毕业?’我也就很纳了闷。

”  蒋忠全听见刘绪昌这样的话,顿时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逃离了那个窝,“听说你们学校聂元辛、谢静茹这两个四人帮头头挺厉害的吗,把小平同志的大儿子朴方整到了高位截瘫,那么乱的十年,我也是为你捏把汗,真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

 

上一篇:资金挪用路径曝光 ST升达被罚
下一篇:中国房价高不等于有泡沫房地产泡沫房价